麻雀_Astrid

双北文小写手´∀`佛系混欧美圈◕‿◕

每天单曲循环THROUGH IT ALL
'You won't see me crying,
if tomorrow never comes.'
傻猹走到今天其实真的很不容易 像他的ins为了庆祝父亲节刚刚发的 15年的时候 他第一次来亚洲 现在这个阳光的大男孩也曾经有过慌乱的时候
他成功的背后是多多少少别人不知道的事情💚
(猹噗前段时间推特喊大家投票发了个绿心在下佩服 后两张图自截 来自BBC Radio 1 youtube上唱萌德In My Blood的视频)

有人看了《驯龙高手3》的预告嘛!!!这首配上实名制吹爆!!!表白全员!!!
说真的FLAG立在这里 如果首领放生了所有的龙 明年不管国内引不引进 只要我看到结局 hiccstrid官配cp连载3章 不后悔❗️

最近被噗噗迷的死去活来 早上一听绝对清醒的那种

撒龙×何快乐(我侦)

当年的小罗鼓巷里,曾经去到过一个男孩,叫何快乐。何快乐因为他家庭的某些原因,被暂时寄送到了这里,隔壁住着一个又高又壮的叔叔。他早出晚归,没有人陪他住,隔壁只有他一个人炒菜做饭偶尔传来油烟机的声音。
何快乐有一次他不经意的问:“叔叔,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呀?”
撒龙看着他明亮的大眼睛,倏的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的那两个女儿。他眼睛轻轻闭上,盖住了那一丝怀念和忧伤,又轻轻地摸了摸快乐的头:“都怪叔叔,叔叔当年跟阿姨吵架,把阿姨和我家两个小姑娘丢了。”
“叔叔不要担心!快乐可以陪着你,快乐做不了小姑娘,快乐可以做你的小伙子,陪着你的小伙子啊。”快乐笑嘻嘻地拱进了撒龙的怀里。
“你要做一个男子汉。一个顶天立地、负责任的男子汉。记住,不能欺负、欺骗女生,更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,不管是别人这么认为,还是你自己这么认为。你一定要对得起你自己,更不能辜负别人。”
撒龙把他送回了家,他面对着那扇防盗门,深深的低下了头,在心里又重复了一次:媳妇。小贝。小宁。对不起。
此刻傻愣愣地坐在沙发上的何快乐,其实并不明白他那番话的意思。只是多少年他也没能理解,也没能记住。

当何快乐越长越大,回到了家,认识了甄心后,他开始着手天鹅城堡的项目。他步了他父亲的后尘,成了一名商人──尤其是不太诚信的商人。
当他决定为了利益,改造天鹅城堡前的那一夜,他想起了当年撒龙的话。
他以为自己早把那段记忆尘封进大脑最深处,再也不会翻出来。他做的一切事,都不必背负上良心和道德,都不必背负上年少时最信任的人的期许。
何快乐问自己,你后悔吗。
不。
那请行动吧。
他不知道白梦想砸开天鹅城堡悬浮装置的那一刻,他是什么心情。
一座童话之城,瞬间幻灭。先从底部开始,一点一点地变成碎片,落在海面上,溅起高高的浪花。他听见惨绝人寰不绝于耳的叫喊,有的人在呼喊孩子,有的人在呼唤家长,有的人在呼唤爱人。有水性好的人挣扎着向海岸游去,有的被上面落下来的人砸进深海,有的抓住悬浮装置向海岸飘来,却被水里有的不死心的人拖了下去,为数不多成功上岸的幸存者,狠狠的咒骂着。
那一刻何快乐的身体好凉呀,他无法控制他自己的手在抖。这一刻脑子里响起来的,是撒龙的声音。
对不起。
没用的。
不仅没用,你还要为了弥补、掩盖罪行,拿上金斧头设法对甄心下手。
案件结束后,他和白梦想锒铛入狱。
这时已经找到小贝和小宁的撒龙,在家颐养天年时,看见了这条新闻。
他想起了当年怀里抱那个小男孩儿的时候,自己说出的那番话。他也只能紧紧的搂住身边的两个傻姑娘,毫无征兆地冒出了一句:“真好,你们都是好孩子,比男子汉还顶天立地。”
在狱里的何快乐,对自己暗暗发下了誓,此生不再踏入小锣鼓巷和撒龙身边一步。

刚刚更了即将由微博账号@ 双北段子手小分队 作为50 fans福利送出的5篇文章 现在都这么晚了 我也该睡了吧 白旦还告诉了我要早睡呢(歌曲加载失败什么鬼

《梦行者》(何撒双侦探 超能力向

(❌❗️不要上升真人
撒侦探是警局特聘顾问,这次应邀前往一个古城查案。在车上,他将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放在胸腔上,回忆起了早上的梦。
“来找我玩吧。
嘻嘻。
我会永远在这里等着你呢,先生。
来吧。
来到这里,能找到疯子的秘密哦。”
声音听起来像一个娇俏的少女,一次又一次轻吟在撒侦探的耳边。撒侦探在虚空里,大范围地摸索着,他想尝试去触碰那个声音的来源。
这里只有虚无。
他这次所面临的案件,比之前了解的都严峻得很。MG镇发现了3名死者,死者都死于凌虐、抛尸野外。他又像是回到了梦里的虚无。“老何。。。我接下来的时间很难熬。如果我出了什么事,请一定要先保警局的力量。”
“你是这次特案组的战略中心,你什么都别怕。”正在开车的警官只是淡淡瞥了这个通灵者一眼,云淡风轻伴的话却是暗处眼神中越来越深的凝重。

在古镇上,特案组成员为嫌疑人做心理画像。死者的遭遇是类似的,但作案手法是不同的。
死者A,一名女性游客,身中数十刀被强奸致死。
死者B,一名独自在镇上打工的男青年,身上多处留有颜料痕迹,身体皮肤在活着的时候被焚烧过。
死者C,一名普通的本镇心理医生,吸入大量麻药,死于窒息,但没有痕迹。
撒侦探仅仅是戴了个口罩,就在毫不犹豫的触摸尸体。时而他闭上眼睛放上两只手指去感受,时而他又用专业器械观察着这些尸体。
“有三人共犯。”撒侦探边说边摘下了口罩、手套,喊何警官和另外一名刑警去记录。
“第一个人,作案手法上对尸体是带着仇恨的,这更像是一种报复。他报复,尸体所代表的一类人是女性,而据资料我们得知,死者是一名非常光鲜亮丽的女性。初步判定,这应该是一名incel。他这是一种高积压之后的爆发,在正常生活中,应该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。
第二个人,是一个长期受压迫,渴望自由与翱翔的人。凶手很可能在犯罪时把死者当成了自己。他点燃了他,又扑灭了他身上的火。他像是一个主宰者,代表现实给了自己重重一击。然而在死者的身上涂颜料──这是一种极具仪式感的行为,一定是一个陷入偏执、痴狂的人完成的。鉴证科的报告我看了,颜料形成的图像大概是1898年被一名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刺死的奥匈帝国伊丽莎白皇后。尸体被发现时,呈出一种仰面向上四肢展开的状态,也可证明凶手是向往自由的。
第三个人,死者的窒息,大概是因恐慌和某种外力共同造成的。”
何警官打了个手势示意撒侦探暂时停一下。一个小刑警趴在何警官耳边,脸色难看,讲了很多东西。甚至那个小刑警退出去的时候,脚还崴了。
何警官站起来,两手撑着桌子,脸色阴沉面带苦笑地对撒侦探说:“你的这些分析,只有正面打交道的时候才能用得上了。”
“局里收到了一封邮件,就来自本镇。他们说,明天,一场游戏即将开始。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人身自由时走出这个镇!明天就实施抓捕,请帮我们寻找证据。”

“警官先生。
杀女人的男人说,人不能因为自己的特殊而封闭自己。”
何警官起床时,脑子里就有一个无限重复这句话的声音。
这天早上天很晴,白云像一朵朵雕花。
何警官和撒侦探作为主要力量进入嫌犯留下的古宅地址,随行有持枪刑警。警察收到消息后,就立即包围了这里。
古宅有灵性。一幢普普通通的徽派建筑,却有着阴郁型人格。它能影响着所有人的心情。
撒侦探的两只手指轻轻的触碰在了墙上。
“你是自由的牺牲品。
你打开了黑暗中的门。”
撒侦探好像明白了什么,点了点头。
院子里只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站着。
何警官发现这一切与预期的不太一样,这里只有一个人。但是画像是不会错的……
一个3重人格的杀手。
何警官率先站到了最前面。他目光坚毅,口气冷淡,一字一句的问:“你、是、谁?”
那男人笑了,他起来嘴角弧度很长,看起来更像一个变态的小丑。“这么快就猜到了。那好吧,我是杀女人的男人。”
撒侦探也闲庭信步到了前面。
“不,”他笑了,目光像是救世主一般居高临下地面对的那男人,“你、只是一个没有能力处理多样化问题的懦夫。”
“呵,但是我敢于直面我与正常人的不同啊。我是个incel,所以我选择将那些将我踩在脚下的女人反踩回去。而你问问旁边的那位警官,他可曾敢于直面自己的不同?”
何警官也笑了。这是释然的笑。
“是啊,这话也多亏是你说了,不然我没有想过。我是个同性恋。我与我的爱多次携手合作破案,我们共同维护社会安全,就现在──我们肩并肩站在你面前,我为了他不惧困难艰险,好好珍惜生命,请问我可曾有过损害别人利益半毫?这世界上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同,你只是个没能力的懦夫啊。”何警官响指一打,已经准备实行抓捕。
只是这一瞬间,那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把水果刀,狠狠地朝着左手手腕扎了下去,划开。
皮开肉绽。
撒侦探飞奔过去跪下,手放在他胸口。
“先生……”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。
“我在存在了一段时间后,我见过您和警官。那时很遥远了……我看见了你们有七彩环绕,相信我,我们这些奇奇怪怪的人也可以幸福。您是不是看到过现在的我?我就是梦行者,我很抱歉侵扰您和警官的梦境。那时我还没有自主权。对了……我模仿主人格像吗?现在这里只剩我了。第3个人不是我杀的,但是这具身体要付出代价。请您一定转告警官,他当初因为联觉,能理解别人的痛苦才选择了这一职业。我现在希望他能理解这样一个罪犯和自杀的那一刻…割下手腕的那一刻,是杀青年的男人想要的自由。但现在我能说出这一切,才是真正到了天堂。”
说完这句话,是女孩的男人死亡了。
撒侦探颤颤巍巍地扭头,瘫坐在地上。
何警官就在他身后一米处,眼睛里的惊惶和担忧掩盖不住嘴角的一抹弧度。
“谁也没想到案情的这个走向。”
警官招呼了特案组的人:“按规矩来吧,我一会儿再回来。”

“我跟那人讲的你听了吗?”何警官装作不经意地望向远方。
“嗯”撒侦探却是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“那么……”
“我也是。”撒侦探笑了,从后面环住了警官的腰。
我看得见过去和未来,我偷偷引导你拥有我。
我能感受你的所想,我可也是什么都知道呢。

撒博士×何完美 《我现在正在人生低谷,但是我高兴死了》


注:
魏小乐过世的日子,4月30日出自原片
《我在路上看到了你》出自鸥活泼线索,大片所摄写真集
歌曲《镜子》来自歌手李晋 不妥删
"我现在正在人生低谷,但是我高兴死了"出自美国一位抑郁症女作家,曾出版书籍《高兴死了》
(私设同一时代/撒视角

案件发生后,魏民谣租下了隔壁,合并成他自己的客栈。他想永远继承他哥哥的愿望。逐渐他对外改变了灵异的名声,网络上盛传的是治愈系的心灵归宿。
我打理好上海的一切,彻底移居这里,在这儿治疗,效果会更好。
"喂?"我接起了一个电话,传来之前同事温和的声音。"博士啊,这里…大家想麻烦你一件事。"
"你说吧。"我想不出什么需要我帮忙的。
"这里有一个有反人类倾向的机器人。恋爱功能。我们重组了它的程序,希望能重新投入使用。而你是一个心理学博士,请问你愿意帮忙吗?而且你需要干的事情很少,你只需要让他干,你想让他干的事情,数据是自动传输的。"
最近我的工作很累。治疗很少能得到进展。我也身心俱疲。我想找一个突破口,帮人帮己。
"来吧。"

魏民谣接他们一起过来。我从之前收的资料上了解到,恋爱机器人和完美由一款程序开发而来,出现过反人类倾向,且被删除隐藏文件夹和负面记忆,稳定期一个月未出现任何异常。
小船上远远的,魏民谣向我招手。
我从湖岸边的长椅上站起来,大概看得清一个轮廓,是坐着的、一个白色的、闪着金属磨砂光泽的背影。
何完美。
船停在岸边,他上船下船的动作没有任何一点不连贯。他的眼睛是宝蓝色的,由瞳孔向外颜色渐渐变淡,反光的材质让人不知道他是否有眼神。
我了解到他们提前对他输入我的资料了,所以一点儿也不对他向我笑着走过来感到奇怪。
魏民谣上岸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就回去了。
我突然想起来,今天是4月23日。
距离4月30日───魏小乐的那一天,还有一周。
"撒博士…"我回过神来,冲何完美招招手。
"跟上,我们回房了。"

跟何完美呆在一起,工作难度不减,但至少量上是轻松多了。一开始我会喊他大名,后来看他的话一天比一天多,我开始直接喊他完美。这两个礼拜里我都没有需要见的病人,白天写治疗方案,写电台稿子,看看QQ群里有什么需要我说的。
"完美,把书架上,那个黑色的文件夹给我拿过来。左边。"
"完美,帮我把录音室那边一切都搞定好吗?我一会儿过去。"
"完美,帮我把这个小伙子,和在群里的q号对应上好吗?"
"完美,我现在要去吃个午饭,你……要不先……充个电?"
渐渐的我开始愿意跟他讲很多话。我大致明白跟他说话的那个度在哪里,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。我完全可以照顾他的情绪。
"完美,你知道吗?这几天不一样。等这段时间过去了之后,你可以听见老板在大厅唱歌,很好听。"
"完美,我这两天很忙。等我忙完了,我带你去湖边坐坐吧。你可以看我吃好吃的炸鸡。虽然……这炸鸡,不是做得最好的那个人做了。"
"完美,听听我给你念稿子吧。
人要学会放下,面对过去,不能因为什么时候是最好的,就永远想成为那时候最好的状态。环境变了,人变了,心变一变,未来才会更开阔。"
"完美,那边有一本书。你这么盯着我我怪难受的,去看看吧。你可以看。叫《我在路上看到了你》。"
我说完话,他走向了相反的方向,他向我走了过来。他从背后抱住了正在看资料的我。
他的温度真的不高,但他的皮肤很光滑。他把头埋在我颈间深吸了一口气,我顿时浑身发麻,我听见了一个比以往都更加要有磁性,有金属温度的声音:
我也是……在路上看到了你。

4月30号这一天不期而至。
早上6点多我起床,我知道老板平时都是七点起的。我在大厅放上一盘民歌磁带,想到湖边去散散心。
可是在观景台上,我见到了三个再怎么想也不可能见到的人。
鸥活泼、何作家、白读书。
我想他们应该对我住在这里的事情是有一点了解的,他们没有多少惊讶。虽然今天都是统一的黑,我明白他们为什么来。
这边桌子上,放着三大捧百合,菊花等鲜花。
花立着,那露水多像微笑抑郁症的患者眼泪。
"我们……想过来看看老板怎么样。"
我们简单聊了一下。大家的生活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因为这事,陷入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之中,并且直到现在还仍有一部分麻烦是没有摆脱的。
同样的人生低谷。
他说他们先在镇里转一转,晚上8点钟,音乐之夜再过来。

这一天我几乎没怎么工作。我把这个故事向何完美,完完整整地讲了一遍。有的时候,我能从他的脸上看到疑惑,我对他说:"其实很多东西,今晚就该懂了。"
这几天客栈没有营业,大厅里灯火通明,可是空荡荡的。坐在这里,就好像是拥有了世界,又失去了世界。
老板来了。
吉他插上音箱,他坐在吧台上弹唱,这也许并不是为了弹给谁听,对他来说只是一种仪式。他的嘴唇微微蠕动着,我知道他心里很不好受。
完美大概是看出来了,他拉住了我的手。
"哥哥走的那一天 妈妈没有一滴泪 爸爸什么话都没有说 也不想说 姐姐哭得像个孩子 而我没有欺负她 我只是有一点失落 我的镜子呢"
唱着一首歌,他就从吧台上下来,坐到了角落里,刚想开一瓶酒,被我止住了。
"你看一眼门外。"
他看着那三人,眉毛几乎耷拉成了一个正八字,嘴微张着,又用手捋了一把头发。
"咱们一起去夜湖边上走走吧。"

他们三个人的脸上带着都是给予人宽慰和鼓励的笑,他们在前面低低地聊着什么,我和完美在后面慢慢的走,渐渐的被拉开了很大一段距离。
我装作不经意的望向湖里的样子。"你明白吗?"
"人间还是值得的。"
我勾上了他的肩膀。"是啊。人间不只是值得。你是个恋爱机器人,你最应该明白的是爱。这爱不同于爱情,亲情是爱,友情是爱,像他们三个,包括我,能在别人的生命里留下一份贵重的记忆,这何尝不是一种大爱?
完美,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负面情绪,这是无法避免的。我知道你遇到过不善良的人,我也知道他们做的是错的。但是你知道,这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善良的人,他们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负面情绪,他们把那一切都留给自己。每个人都值得真正的快乐,包括你,完美。
有一句话叫做,我现在正在人生低谷,但是我高兴死了。完美,我现在就处于我人生的最低谷。我的事业遇到了瓶颈,我甚至怀疑过我自己心理学博士的身份,因为我没有能够成功的帮助到我真正在乎的人,那些微笑抑郁症患者。
但是我现在高兴死了,因为我身旁还有你陪着,我不怕困难来临,因为咱们可以一起撑过去。"
他的声音极具磨砂质感,向我传来:"博士,我不想走了。我想陪着你。你比我在这世界上接触到的其他任何东西,都更使我感兴趣。我现在不在乎什么人类不人类,现在我有你就够了。"
我、我也愣住了。
更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他上来抱住了我。
"博士。"
贴在我身上的是不平的金属板,他两只紧紧缠绕的胳膊互相摩擦发出声响。
他又一用力,借我的胸脯按亮了他身上的灯。在夜晚闪着蓝光的他的眼睛不再反光没有视线,我看见我融入了他的视线里,也是数据里。
我希望此时夜湖可以变成荧光海,两相映衬,熠熠生辉。
我找回自己的手,缓缓地、一点一点地、抚摸上他的后背,勾住他的肩膀。
"我向你保证。我会让这一切成真的。"
此刻,有你,便不念过去,不顾现在,不畏将来。

撒兽医×何房东 (甜甜蜜蜜小日常

(没有情节 just段子
1
“明天我要带绿绿黄黄红红粉粉橙橙去检查。”
“这样有点忙不过来啊……怎么办呢?”声音戏谑。
房东一仰头,手一挥:“结算全款,就现在!”
兽医很不满意,十分顺手地搂过了房东,让房东靠在他肩膀上。他拍拍房东的脸颊,把头埋进房东头发里深吸了一口气。
“刚才挺想让你以、身、相、许、呢,现在……麻烦你先把头洗了。”
2
房东带兽医去大保健身房锻炼。
房东换衣服快,这之后他就直勾勾地盯着兽医。
兽医健康的小麦色肌肤,壮硕的肱二头肌和胸肌,人鱼线,房东忍不住揩了一把油。
“pia”打在兽医胸肌上,又“pia”打在兽医腰上。“这肉真好,给我来…”
话未讲完,房东就被锁住了腰。
“不管你刚才想来什么,现在,吻来了。”
3
晚上,兽医在家研究即将到来的一台手术,房东打断了他。
“撒撒……”房东眨巴着大眼睛。
“乖,”兽医头也不抬,从桌子前抓起一个圣女果怼进房东嘴里,“我很忙,你先去遛狗,我晚上就睡书房了。”
房东扁扁嘴,悄么声出去了。
兽医深夜终于忙完,思虑再三还是回了房。
他在卧室门上看见了一张纸条。
“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睡的,明天手术一定要成哟!”
门开,床褥整整齐齐,房东在小沙发上蜷成一团。
4
玫瑰酒店现在改成了大型密室逃脱俱乐部,兽医是其中的元老级人物。这一年兽医生日,大家为他举行了一次活动,他带着房东来参加了。
房东在家撒泼打滚死活不去,就差跪下叫爸爸了。
兽医一句话:“我只是希望,我人生里每个最最重要的阶段,都有你的陪伴。”
5
两人从玫瑰酒店回来之后,房东连着吃了一个礼拜的鲈鱼、海参、蜂蜜、牡蛎、枸杞。兽医回来的这一礼拜几乎没有给小动物动手术,他认为自己的手腕可能被房东捏骨折了。
房东觉得这一辈子的肾上腺激素都飙完了──翅鸡,太翅鸡了。
当房东把这话告诉兽医,兽医跟他讲:“没有关系,我总能让你满血复活,anywhere,anytime.”
6
房东在家上秤,发现爱情滋润他胖了十斤。
“喂,撒撒,我都120斤了啊。”
“要不……养条大狗?金毛,拉拉什么的,陪你遛遛。”
“你当咱家里有地方?”
兽医从背后环住房东:“我工作,百来斤的狗可没少抱过。”手一移,房东横在了空中,“就算你130斤,我抱你……也是,易如反掌。”
房东把头埋进兽医的胸肌里,暗暗想,自己以后人生的第一大奋斗目标,就是练出一身精壮的肌肉,与之……抗、横。
7
寄入赵星儿身体的甄珠,见到了儿子后,没多久就因为身体衰竭去世了。
这一天,兽医会去扫墓。
这一年,不太一样,多了一个房东。
墓前竟然长出了艾蒿,兽医心里一绞,就跪在地上,低低地开始抽泣。
房东也蹲下来,一下一下抚摸着兽医的后背。
“撒撒,长艾蒿是好事。阿姨在天上也会一直保佑你幸福下去的。阿姨之前一直都希望用最好的面貌来面对她的儿子,你也要一样。”
房东揽住了兽医的肩,拿出一张纸巾给兽医擦眼泪。
“我们都被爱着,哪怕在人生尽头。”

撒龙×何主任 《我们的2018》

(双视角 友情向
撒龙
我和主任一起回到了马栏街。他喜欢在这里,他对别的一切都不习惯,他只是喜欢在屋子里读读书。他甚至不愿意出去走走,因为川流不息彻夜通明的街道,他觉得晃眼。
我也只好每天买湖南特色给他吃,帮他多享受生活。
前段时间,鸥小妹查出来,她查案当天,是因为白血病换了骨髓,血型才对不上的,那一刻,我不知道我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。这么多年的失而复得。一切的美好都回来了。
主任时不时力不从心,让我不知如何是好。他的心还是个青年,我看到他有时候想做什么事,手在空中伸出半米远,却又慢慢地放下来,把头扭过去背对着我。
看到他的样子,我想起了另一个人―勋外卖。我介绍了他们认识,他们在一起聊天,内容通常是二十年前在我脑海里那些模糊不清的记忆。
“当年跳迪斯科…”
于是,何主任在我的印象里,又有了一个英姿飒爽、少年意气风发的他。
何主任
我不太喜欢我醒来之后的世界,不舒服。所以现在什么都不如呆在家里,简简单单度过我这后半生好了。
龙哥时不时对我有特殊照料。我知道,他是把精神放下来了,不再选择独自漂泊──他无论如何也经不起第二次身边人的离去。
所以我也想和龙哥在一起的时间能更多一些──伦巴和纯纯结婚,我带他去了。
宴席上,他们两个敬酒,对我说:“主任,真心希望你能好好地过日子,现在的生活,你会体会到它的好的。”
望着他们相携而去的背影,龙哥叹了口气。
“哎,什么时候小宁也能给带回来个好人,我也就没遗憾了。”
“要是那种时候,你得哭死的。”
过了两天,小贝和小宁就回来吃饭了。我给她俩准备了几道硬菜,都是湖南特色。看着他们父女三个聊得开心,吃得开心,我也心满意足。
他始终舍不得提姑娘的终身大事。
姑娘们在客厅里聊天,龙哥要我和他小酌一杯。
“最好的日子不再是很长很长的了。现在你也需要把它焦急地握在手中。你没有时间犹豫了。”
“你…都是为了我吗?”
他自顾自地与我一碰杯,一饮而尽。

何完美×撒煎饼(排名不代表攻受

我杀害甄天才和鬼测试的罪名成立,我就要离开2046了。
等神盾一切准备就绪的时间,真的很漫长。
我的程序里突然冒出了不属于我的记忆:一个长得很坚毅的男人,刚硬如铁。
他居高临下地遏制住甄天才的脖子,眼神像激光射线般打在甄天才脸上:“甄大。我什么都知道了。我大可以拼一个鱼死网破,咱俩都进了局子好了,如果我带着证据跑出去,你就没有自由了。
我要与你做个交换。”
被叫做甄大的甄天才抽搐着点点头,腿又不忘到处乱踢。
“你换一个新身份,把我的性格中的好,全部拿走变成数据吧。至于这个恶鬼的空壳……”他惨淡一笑,像疯魔的小丑,“随你处置。就在这里也好,放出去也罢。”
他丢掉甄天才就是丢掉一块破布。
“天堂岛计划没有引起你一丝一毫的救赎之心吗?”甄大虚弱地扶墙站立,一只手还捂着脖子。
“我只在乎我自己,我只爱我的完美之处。”
普通的老式皮鞋在草地上没有发出声音。
所以后来就有了一个程序,又有了一个我。
神盾准备好了。
数据──人类生命力的流逝,让我感受到了绝望。它一颗一颗流走,它使我失去视线和波涛荡漾的蓝色眼睛,还有保存的一位位人物。来吧,我准备好灰飞烟灭了。
我最后听到一声“轰”。
然后,好像我又有了意识。
什么趴在我胸膛上,又哭又笑。
背后,响着一首歌:
“被遗忘的记忆 被你藏起来的秘密 不要大声呼吸”
注:《天堂岛之歌》出自原片